首页 3p

3p

  • 贞洁的妻子

    贞洁的妻子

    F 市是H 省的第二大城市。可也只是从人口上来说。F 市虽说有悠久的历史,可是对经济却没什麽大的帮助。除了偶尔出的几个大贪官,在全国有点名声。在其它时候,也没有人留意它。  可是,最近却有些变化。这变化是不但是省里都在谈论F 市,在全国它也好象有了些名气,也在谈论F 市。  可是这好象又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  原来最近F 市出了一个大色魔,在两个月内接连强暴了十多个少妇,可公安局却一点线索也没有。  本来这也没什麽大不了的,公安局急是有点急,但也不是很急。  但当有人将事情反映到了省报后,情况就不同了。本来国人对这...

  • 左手抱著老婆,右手抱著她閨蜜媛媛

    左手抱著老婆,右手抱著她閨蜜媛媛

    晚上睡覺,左手抱著老婆,右手抱著她閨蜜媛媛。  媛媛和老婆在補習班認識,兩人趣味相投,都喜歡和男人亂搞。  媛媛老家不在城市,市里沒有房子,所以一直住在我們家,正好讓我占得便宜。  清早。  小慧在廚房做早餐。  媛媛趴在我身下,我舔雞巴,做早醒。  “阿雄哥,過兩天,我要回老家一次。”  “好啊,回去看看父母,不過,你一走,我可舍不得。”  “這有什舍不得,我又不是不回來。”  “嘿,我是舍不得你這張小嘴,每天幫我做早醒。”  “那我今天好好服侍你嘛。”媛媛舌頭靈活的在我龜頭上轉圈,舌尖輕挑馬眼,舒服的我直哼哼。...

  • 妻子的纠结

    妻子的纠结

    身子猛地一沉,伴随着飞机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睁开迷糊的 双眼,看见舱窗外点点白云快速而又平稳地向上飘去,原本蚂蚁大小的高楼大厦 正在快速地变成火柴盒样大小。随着空姐那柔和而又悦耳的播报声,刚才昏昏沉 沉、鸦雀无声的机舱顿时热闹起来,到家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家,是每个在外漂 泊、风尘仆仆、浑身带着疲倦游子最渴望的温馨港湾。 我叫刘琇,男,今年四十岁,身高一米七二,方面大耳,按算命先生说法, 我的面容是天生一副大富大贵相;老爸因此给我起一个和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同音 的名字,希望我能像刘秀皇帝一样雄才大略,继承他的事业,在官场...

  • 妻子出轨

    妻子出轨

    办公室内,陈总编己脱得一丝不挂,陈总编的那一根阳具又大又粗,那臂儿似的阳具约六七吋长,阳具上面的青筋都暴突出来,尤其是龟头又红又肥,两只睪丸更是大得像鸭蛋晃东晃西的,没想到肥胖的陈总编,居然有这么大的阳具。婉华一副又怕又吃惊的样子,但两眼像被电着看着陈总编那根吓人的阳具,双眼再也移不开视线。美女被人强暴的镜头总是能让男人格外兴奋的。『婉华!求求你帮我揉!』陈总编抓住婉华小手向胯下拉去,婉华犹豫了一下,终于蹲下身去伸出纤纤玉手,陈总编闭着眼睛享受着婉华温柔的抚摸,婉华一边用手上下套弄陈总编那根阳具的阳具,一方面仔细的...

  • 陈先生,原本家庭圆满

    陈先生,原本家庭圆满

    阖家欢乐的深山人妻 作者:不详 字数:17707 张小美吃过午饭后,稍稍在脸上打扮一下,穿着由阿花婶帮她借来的碎花无 袖洋装,跟阿花婶来到了冰果室门口,阿花婶笑眯眯的要张小美在门口等着;她 先进入冰果室,一会儿阿花婶又笑眯眯的出来跟张小美说:「陈先生半个小时前 就在里面等了,我们也进去吧!」张小美腼腆的跟着阿花婶进了冰果室最里面火 车座的木制靠背长椅,一位理着小平头的中年男人已经站起来再等着,男人看到 她们,眼睛直直盯着张小美,裂开了嘴笑说:「请坐,请坐,阿花姊,这位就是 张小姐吧,赶快请坐!要吃点什麽吗?」「陈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