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小说正文

老婆小琳送给我的绿帽

老婆小琳身高1米65、体重48公斤,肤色白皙,长长的头发,高中时同学们都赞她貌似明星关芝琳,两个
大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32B的胸部不算很丰满,但乳头超粉红,再加上一双白滑的美腿配上超短裙,真是
想立刻把她就地正法。
  妄想,她怎会穿超短裙呢,就算短裙都不肯穿呢!我没有其他院友幸运,婆天生超保守,性格倔强固执,加上
小器和容易发怒,真是令我吃不消,好变态的想找人惩罚她、凌辱她。想到这里小弟弟已经强壮起来,急不及待设
计我的绿帽计划。
  以老婆的保守性格,哪有这么容易呢!左想右想,终於想到最容易和异性接触的——按摩。婆因工作关系要常
常对着电脑,所以肩颈常酸痛,而她又喜欢按摩,还要是油压那种,可以从这里入手。适逢暑假期间又是我们拍拖
N周年纪念(藉口),小朋友可在外家寄托,而我就安排四日三夜的泰国淫贱旅行。
  怀着既奸险又兴奋的心情终於到了泰国,到达酒店时已是傍晚,梳洗后就到酒店楼下的餐厅晚膳,当然为了所
谓的庆祝,红酒几杯是少不免。差不多两小时后,老婆已经醺醉了,好机会来了,我以极速将老婆送到酒店房,便
问她:「宝贝,今晚你好像很累,不如我找按摩师帮你三人六手按摩好吗?」老婆「咿咿呀呀」的说:「嗯!」
  哈哈!我立刻致电我早已在网上找的按摩师(当然是男的),叫他们十五分钟后到,而我在这时立刻拿了我偷
偷买的情趣内衣和老婆换上了,粉红色边透明蕾丝低胸小背心超短裙加上小丁字裤,透出超粉红的乳头、白滑的双
腿,小弟弟即时爆胀呀,救命!当然这个历史性时刻要录起来慢慢欣赏,我在床角边偷偷装了微型摄录机,没人会
发现的。
  「叮当!」我一开门,见到三个体格强壮、样貌英伟的泰藉按摩师(译音:亚high、亚死、亚我),我立
刻用简单英语请他们入房。我心想,这样靓仔都好,万一婆清醒过来见到靓仔都好些。
  当「亚我」一见到婆已伏在床上,露出了两片白皙的玉臀,臀中阴毛已有数条走了出来,「亚我」看见后即说
:「Sosexy!」而他的裤裆已起立致敬。
  我这时对他们说:「令我老婆舒服而我婆没有拒绝,你们可以和她做爱。」跟着我便把预早买的安全套给他们,
「亚死」抢到后连声对我说:「ThankYou!Thanksalot……」而我这时便坐在另一张床上观战。
  正式开球,一开始三个泰仔「咿咿哦哦」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好像在争夺一些东西,跟着「亚high」好像
输了,不情愿地走到床尾,而「亚死」和「亚我」就分别去到婆的两边,开始左右夹攻,慢慢在婆的肩膀上爱抚下
去,而「亚high」就由婆的脚趾按起。
  当婆被三个「high死我」按摩时,舒服到不禁发出「嗄嗄」声,加上我放了一些令人放松的音乐,令整个
气氛非常舒服。大约持续了两分钟,「亚死」在婆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只听到婆说:「唔……」说时迟,那时快,
「亚死」和「亚我」已经非常合拍地把婆的性感睡衣脱去,「亚high」见状立刻加入战团,把婆仅有的丁字小
内裤也脱去。
  现在婆已经背面全裸向着「high死我」,我坐在旁边观看真是high死我才真。第一次看着婆被其他男
人看清光,原来真是如此兴奋的,大家不妨一试。我忍不住了,将裤裆里的小弟弟掏出来套弄一番,差点儿射了出
来,幸好及时控制住。
  他们见状也立刻将自己的短裤快速脱下,露出三条已向美女老婆致敬的大鸡巴。三个中以「亚high」的最
长,「亚我」的最黑,而「亚死」的最特别,龟头好像小童的拳头这么大,如婆给它插着真是有好戏看了。
  「亚死」和「亚我」已将双手放在婆因趴卧而挤压的胸部边抚摸,而鸡巴就放在婆的手掌上磨擦,婆不知是真
醉还是装醉,双手竟然有节奏地前后摆动,口里还发出「呀呀」的声音。
  这时「亚high」按捺不住地用手指直接捏着婆的阴部,一看之下,原来婆的小穴口竟像汪洋泛滥,淫水已
经从洞口倾盆而出,在灯光照耀下竟发出一度彩虹,真是奇景!
  婆在「亚high」的带领下,美臀左右摇摆,慢慢身体已向上提升,由趴下变成跪下,「亚high」见机
不可失,将长而幼的鸡巴向着小穴进发,由於实在太湿的关系,「亚high」一插即入,还口中念念有词说:「
好窄,爽死了!噢!」
  他那「噢」的一声令我惊醒过来,因这情况实在太激烈了,连我都未有提醒他戴上安全套,唉!内射就内射啦,
毕竟婆有吃避孕药的习惯,算了吧!
  看见「亚high」不停地抽插,「亚死」一个闪身快速地躺在婆身下,一面玩弄婆的双乳,更用口大力地吸
啜超粉红色的乳头。此时「亚我」哪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条黑鸡巴直入婆的口中,婆很配合地吸啜更发出惊人的「
咄咄」声。
  有没搞错?婆从来未有试过和我口交,怎么现在食黑鸡食到如此滋味,真激气!

杭州cdts美图|长沙伪娘变装|唯美爱情短文网提供杭州cd,杭州ts,杭州伪娘,杭州人妖,长沙ts,长沙伪娘,长沙变装,长沙人妖,服装搭配,感人短文,女装大佬,伪娘变装,变装伪街,等信息欢迎同好交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