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小说正文

他的爱妻已经爬到男人的肥肚上

  • 「咚、咚、咚。」手术室传来硬物撞击声,引得观术室内的目光纷纷关注。 

    原来是柏霖正把自己后脑拼命撞向手术台,一旁男护士连忙压住他额头,用 束带固定住。 

    看见自己心爱的妻子,在他遭残忍阉割时不但被男人轮流背奸,还问他可不 可以换体位,柏霖当下悲愤欲绝情绪,应该只要是男人都能想见。 

    而他到了这悲惨地步,却连叫都叫不出来、动也动弹不得,两颗眼珠瞪大几 乎要掉出眼眶,额头也爆出青筋,模样十分骇人。 

    但更可怜的,是他的爱妻已经爬到男人的肥肚上,两根纤细的胳臂撑地,一 双美丽乳房在胸下轻轻摇晃,肿胀的奶头在男人的胸膛来回划着,不时跟男人的 乳粒交错而过,白浊的母奶滴了男人一整个胸口。 

    那男人舒服地享受这种销魂麻痒,手还伸到下面抓着自己硬挺的肉棒,用熟 裂的龟头不断磨挤湿淋淋的嫩缝。 

    「嗯……哼……」小卉柔美的胴体发出阵阵激颤,浑圆的屁股羞怯地上下迎 合,似乎也想让肉缝充分跟龟头摩擦。 

    那可恨的男人把她湿乱的秀发拢到一边,露出秀丽的侧脸跟雪白优雅的颈项, 将她动人的模样看个过瘾,小卉在这种情况下被交欢的陌生男人恣意看着,不禁 羞耻闭上双眸。 

    「看着我!」男人却要她张开眼,问:「想放进去吗?」 

    他让龟头更用力挤弄肉缝,手却又抓着阴茎不让它进到里面,摄影机从她屁 股后面拍到的景象,是被半颗大龟头撑开的红熟耻洞正不断被挤出透明的黏汁, 还有小巧的菊丘也看得一清二楚。 

    「嗯……嗯……」小卉娇喘着。 

    「请医生拿掉柏霖另一颗睾丸,然后跟我亲亲,我就满足你。」 

    「不……不行」她拒绝这残酷的要求,愧疚地垂泪。 

    「那就没办法进去了!」男人把龟头从她的小穴中拿开,抓着勃起的肉鞭甩 动,啪打在湿红耻缝上,让淫水溅开来。 

    这下流的动作,引得围观的其他男人都笑了。 

    「呜……不要……」小卉羞苦哀鸣,修长十指用力抓着地,半贴在男人胸膛 的椒乳也一直颤抖。 

    「乖乖照我的话作,就让你满足。」男人继续用他火烫的肉棒鞭打女人的禁 地,发出啪、啪、啪的淫弥肉声,其他男人胯下老二都高举在小腹前,他们每个 人都吞了威而刚,药力才刚发作,可怜的小卉不知要被蹂躏多久。 

    我虽然嫉妒她被这些禽兽占有,但一则又被这种刺激的场面弄得无法控制的 亢奋,加上小卉正牌丈夫在现场,与他比起来,我根本不能算是苦主,因此也就 保持着安静。 

    现在我唯一跟她的连结,是那条缚住我龟头下方跟她足踝的细麻绳,她肉体 的每一分悸动,都透过那条连结完全传递到我全身最敏感的器官神经。 

    男人继续玩弄着她,小卉已经快撑不住,要不是男人另一只手揪住她头发, 小卉早就伏倒在他身上了! 

    「听话啊,不管你说不说,柏霖都要阉乾净的,说出来只是让我们兴奋而已, 有什么关系?」 

    「不可以……我不可以……对不起他……」小卉悲羞的泪水不断滴在男人脸 上。 

    「反正你早已经对不起他了,就让他永远无法原谅你,再用你的肉体来赎罪, 我们会负责好好折磨你,让你得到该有的处罚的。」男人不断怂恿意志已经很脆 弱的小卉,要让她的羞耻心在丈夫面前彻底崩溃。 

    「……」小卉无语,只是啜泣跟喘息,但看起来已经快撑不住。 

    「快说!」男人的肉鞭忽然大力甩在她的耻缝上,发出好大的啪一声,她的 哀吟伴随男人们的笑声爆出来。 

    「快听话!听话就能被虐待跟折磨!」男人说。 

    「可以吗?……你们会……折磨我吗……」小卉终于悲泣问着。 

    「当然啊,只要你乖,我们会负责处罚你给柏霖看的。」 

    他们对话的内容,可悲的柏霖当然也听得见,他从喉间发出濒死野兽般恐怖 的悲吼,我也愤怒地想阻止小卉,但这时低头看到自己跨下硬梆梆发紫的肉棒, 那股怒气又瞬间被羞愧所击垮。 

    「霖……对不起……」小卉哽咽,再向那男人取得确认:「你们要……残忍 虐待我……才可以……」 

    「当然……等一下,不!马上就开始虐待你,不只我,院长还有这里所有人, 都会一起虐待你……让你尝尽后悔生为女人的痛苦……」男人兴奋到不行,还问 其他同伙:「你们说对不对?」 

    「对!我发誓会残忍的折磨你……」 

    「我也是,看!我已经准备好浣肠的工具,还有很大的肛门塞,等一下就能 开始折磨你可爱的小菊花。」 

    「我会用绳子把你勃起的奶头绑住,然后把你的淫乱的身体吊离地面,用你 的奶头承担全身重量来处罚你!」 

    「我们还可以让你怀孕,然后绑起来折磨到流产,再让你怀孕、再折磨… …」 

    「让大狼狗强奸你也可以,在你丈夫,还有女儿面前……」 

    那些男人亢奋地说着猪狗不如的淫秽念头,不理会外面柏霖快断气似的嘶声 抗议。 

    「霖……」小卉听那些话,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柔美的胴体不住颤抖, 悲唤丈夫后,终于说:「医生……请割掉柏霖的……另一边……」 

    刹那间,柏霖发出屈辱、悲愤、绝望的闷吼。 

    但此时小卉的嘴已贴上男人的双唇,香软的嫩舌立刻被男人粗暴吃进口中吸 吮,男人抓着阴茎将火烫的龟头塞入饥渴的嫩缝,整条肉棒轻易没入润滑的阴道 内,只剩爬满青筋的丑陋卵囊露在外面,这幕男女性器交媾的淫乱景象,也被近 距离特写播在手术室的萤幕上,柏霖眼睁睁瞪着妻子下体不堪的画面,而医生也 取下他另一颗睾丸。 

    「嗯……嗯……唔……」与男人缠吻的小卉激烈喘息,屁股被男人从下面撞 得阵阵抖颤,已无法顾及柏霖的处境。 

    「霖另一颗睾丸也割下来了呢,好可怜啊,作妻子的你却还在享乐。」白熊 蹲在她旁边,一手拍打着她充满弹性的雪白臀肉羞辱着她。 

    小卉只能流下羞耻悲伤的泪水,七分被男人强逼着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三分情不自禁的迎 合。 

    此时换人时间到了,又换另一个男人躺到她身下,依旧维持和前一个男人相 同的体位。 

    「来浣肠好了?」 

    方才说要用浣肠责罚她的男人,已经把乘着满满润滑油的面盆端过来放地上, 手捧着巨大的唧筒,慢慢汲取了大约1000CC透明的润滑油,仔细看,居然 还有几十颗大粉圆般的半褐色球体漂浮在浓稠的透明油液中,应该是事先就装在 唧筒内,才抽入润滑油的。 

    男人看我惊疑的表情,狞笑对我说:「没错,这是粉圆,用地瓜粉特别作的 高Q度粉圆,连这些润滑油一起挤进你情妇的直肠里,喷出来是一颗一颗的,很 刺激唷。」 

    「你们住手吧,别再折磨她了!」心情冲突矛盾的我,终于忍不住开口,虽 然不愿承认怀着是口是心非的兴奋感。 

    男人没回应我要求,却故意伸脚伸去搔弄小卉雪白的脚心,正被身下男人奸 淫的小卉,修长的小腿立刻敏感的往上抬,绳子瞬间又扯紧我的龟头,我咬牙呻 吟出来,发紫的龟头马眼已经裂开,涌出不少前列腺液,还混砸白浊的漏精。 

    他盯着我亢奋到发紫的生殖器,嘲笑道:「嘿嘿,你别装了,自己不是也很 爱看?」 

    「我……不是」我惭愧地转开脸,换来那些畜牲一阵大笑。 

    「要插进去喽,屁眼放松……」 

    「呜……」 

    「放松,肛门别用力,对,就这样,嗯,好乖呢……丈夫在看喔,看你光溜 溜的,被大家围在中间浣肠。」 

    「呜……」 

    「好兴奋喔,整根筒嘴都插进肛门里了,拿着唧筒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呢,这女人好变态啊!哈哈……」 

    院长也蹲下来,舔着发乾的嘴唇,目光一直盯着紧紧吸住筒嘴的括约肌,说: 「昨晚跟今早都有让她吃清肠药排泄,现在直肠内应该很乾净才对,等一下喷出 来只会有润滑油跟那些大粉圆,不会有脏东西。」 

    「对了,把柏霖刚割下的睾丸送过来吧。」他似乎想到更恶毒的助兴方式。 

    没多久,一个男护士拿着一个透明瓶子走进来,瓶子里用生理食盐水泡着两 颗连着输精管的男性睾丸。 

    「放在她面前!」院长指示。 

    「看到没?柏霖的睾丸呢,输精管都还在,很可怜吧?」 

    「对不起…………柏霖……」小卉愧疚悲泣。 

    「看着柏霖的睾丸!」白熊抬高她的下巴,要她看着丈夫被割下来的生殖器, 残忍地说:「这是曾经让你受孕生下女儿的睾丸呢,现在完全不能用,以后怀孕 得靠我们让你受精了。」 

    「我不要……」她软弱地摇头。 

    「不要也不行,这是处罚的一种,让我们轮流搞大你肚子,然后虐待到流产!」 

    白熊变态逼迫着小卉:「自己说!说想被这样虐待!是你自己要求我们的, 忘了吗?」 

    「不……我没忘……」她噙着泪,羞愧的说:「请……让我怀孕……虐待我 ……让我流产……呜……冰……」 

    她发出哀吟,在柏霖的嘶声闷吼中,冰凉的润滑液已开始通入她直肠。 

    透过萤幕的特写拍摄,我看到唧筒内一颗大粉圆被挤到出口,只比鹌鹑蛋小 一点的粉圆,根本无法通过窄小的筒嘴,但就如那男人说的,那些圆溜溜的东西 Q度极高,只见它被唧筒内的压力挤到变形,忽然快速被吸进筒嘴,子弹般地消 失进肛门内。 

    「噢……」小卉弓起雪白的背脊,发出羞苦的叹息,紧圈筒嘴的可爱括约肌 用力鼓起来一下,还真如用吸管吞入东西。 

    「哈哈哈……屁眼在吃粉圆,好害羞啊!」旁边围观的男人又一阵谑笑。 

    「啊……嗯啊……」 

  • 杭州cdts美图|长沙伪娘变装|唯美爱情短文网提供杭州cd,杭州ts,杭州伪娘,杭州人妖,长沙ts,长沙伪娘,长沙变装,长沙人妖,服装搭配,感人短文,女装大佬,伪娘变装,变装伪街,等信息欢迎同好交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