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小说正文

谁也不会想到我会 是一个绿帽男

  • 绿帽这个词恐怕是绝大多数男人都不会接受吧!现实中,谁也不会想到我会
    是一个绿帽男,甚至是绿帽M,其实即使到现在,我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算不算
    一个M,因为我现实生活中是比较强势、甚至有些霸道的男人,但是我也不能否
    认我的的确确喜欢受虐带来的快感。

      另外有个不可忽视的现实:我的的确确把我的妻子双手奉献给了别人,确切
    来说是很多人,但是有一点不能否认,我很爱她。

      我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结合体,或许「矛盾」这两个字贯穿了我的整个心路
    历程。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济南人,也许很多同好都不知道济南在哪儿,事实上这
    个所谓的山东省会,比起小兄弟青岛来可差远了啊,而且在我的印象中,稍微有
    名的就是宋朝女词人李清照,阴盛阳衰啊!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暗示着我的受虐倾
    向的原因呢?总而言之,现在已经三十多岁的我,挺平静的,得益於父母吧,事
    业上也挺平顺的。

      妻子比我小四岁,是一所高中学校的英语老师,戴着一副眼镜,一米六四的
    个头,不胖不瘦,给人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我们算是一见锺情吧,双方家庭也
    很满意,於是在我二十八岁那年,我们结的婚,第二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其实妻子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出身於干部家庭,她的SM都是我有意无意地
    灌输给她的。本来我以为她可以做一个S,可是无奈她过於柔弱,最终也被我带
    上M这条路,因此我们俩才会做一对夫妻奴。

      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彼此怀疑过对方是不是真的爱自己,但是这么多年
    过去了,我们并没有因为SM而变得疏远,反而是由於那种「患难见真情」的原
    因吧,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在SM以外,我们是周围人眼里羡慕的恩爱夫妻,
    儿子也在我们的呵护下茁壮成长。

      这个「罪魁祸首」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对女人的脚有种别样的感觉,但是基
    本上处於一种完全意淫的状态。直到上大学以后,慢慢地在网上知道了恋足,还
    接触到了SM,才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曾经一直幻想着找一个女主做妻子,可
    是婚姻总是摆脱不了现实,待苦苦寻觅和争取以后,最终还是放弃了。后来,得
    圈内朋友的指点,与其说是找个女S结婚,倒不如找个老婆培养成S,条条大路
    通罗马嘛!只是,没想到我的妻子跟我是「顺撇」,她也成了M。

      下面就聊聊我的这个所谓的心路历程,我不敢说是绝对真实,因为里面也有
    一些是虚构的成份,但是整个主线以及绝大部份都是事实。

                    (一)

      一切还得要从我们有了孩子说起。这个可爱的小傢伙,其实来得并不是那么
    「可爱」,因为当时我和妻子还没有要孩子的准备,只是由於措施不到位,妻子
    怀孕了。曾经也想过要去做流产,但是被双方的家长痛骂了一顿,没办法,就打
    算把他给保下来。

      妻子怀孕三个多月的时候,因为我们的偷欢,搞得有些先兆像流产的迹像,
    可把大家给吓坏了,所以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这样的过程一直
    持续到孩子三个多月。

      在这之前,我的受虐情结,妻子是一点都不知道的。那一年多,我基本就是
    靠手和A片还有意淫来满足,本来对於我来讲,做爱就没什么吸引力,这样反倒
    正好满足了我。那个时候,妻子也是由於醋意,怕我在外面胡搞,对我的欲几
    乎是不管不问,那一年,我几乎是天天都要,简直把这一辈子的事都干完了。果
    真,没想到真当我们想重温夫妻生活的时候,我却再也不能雄起了。

      后来我们看过医生,吃了一些药,见效一般,只能依靠药物来进行房事,但
    妻子担心吃多了对我的身体不好,所以没有过於强求,我们俩基本上就处於一种
    「无婚姻」的状态了。我们都意识到对於婚姻的重要,但苦於没有良策。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妻子在家歇产假,看孩子之余会上网玩玩,我电脑里那
    些珍藏的岛国电影就被她给发现了,只是她只?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谖疑习嗟氖焙蛲低档乜矗淙?br />她自认为很隐秘,但是我回家的时候在迅雷的播放记录里都看到了。一个群里的
    同好说,正好藉这个机会让妻子瞭解,慢慢地培养她,所以我也就充耳不闻,只
    是每晚回来「检查」她的浏览记录。

     ⊥这样过了大约个把月吧,我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一个周末的早晨,我
    亲吻了正在熟睡的妻子的双脚,没想到她猛地惊醒把脚抽了回去,把我都给吓了
    一跳。然后,无论我怎么哀求,她总是以怕痒、太髒之类的理由拒绝我。

      又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喝了一点破,睡觉前有些感觉,我搂着妻子不
    停地亲昵,慢慢地她也呼吸开始急促,我觉得时机已到,便抽出裤子上的腰带,
    跪在床下,恳求妻子抽打我,没想到她惊愕的瞪大了双眼,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你不会是个M吧?」

      听到她说出M这个字眼,看来她已经知道SM,我心里喜出望外,於是不住
    地承认,希望她能虐待我。后来我才知道,妻子虽说英语专业,但是多少也懂些
    日语的,她看那些岛国的片子,比我看得要明白得多,因为我只是看图,而她可
    以认字。

      只是,没想到,她也从床上跳了下来,蹲在我的面前说:「其实,我早就意
    识到了,只是一直不敢说,怕会伤害到你的自尊心,」然后顿了顿:「我能理解
    你,但是我做不了S,因为我也幻想着被虐。」

      晴天霹雳啊!接下来的是我瞪着眼睛。

      那一晚,我们俩谁都没再多说,谁也都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倥鏊皇牵捕济挥兴?br />实。

      时间转眼到了八月,妻子的产假快到期了,我们把孩子送到父母那里,因为
    妻子工作很忙,以后需要父母白天照料,这样可以先让孩子适应一下,妻子也好
    在家里备课。

      那一个多月里,我依旧是早晨七点半离开家上班,晚上六点半到家,妻子为
    我准备好可口的饭菜,在家替我打点好一切,当然也会偷偷的看我的电影。偶尔
    我会有事找妻子,可是她的手机关机,打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倒也不是什么急
    事,晚上回家问妻子,她说是出去买菜或者逛街,忘了带手机了。妻子的粗心大
    意也是由来已久的,我这人也是那种比较大大咧咧的人,所以也就没有多想。

     —学前的最后一个周五,妻子那天要返校开会,可能是由於很久没有上班的
    缘故吧,妻子起得很早,精心打扮了一番,而且穿上一身浅色的职业装、感的
    连裤袜、五公分的小高跟,很有老师的「范儿」。我开车把她送到学校,看她走
    进校园。

      我清晰的记得,那天就好像要下雨却是下不来的样子,就像男人得了前列腺
    病一样,出奇的闷热。中午快十一点了,单位也没什么事情,我就打电话给妻子
    想送她她回家,可是手机又是关机,我以为她在开会,就直接去学校接她,可是
    传达室的保安说,老师们都散会了,亲眼看我妻子离开学校有一会儿,按说差不
    多到家了吧!於是我又给妻子打手机,还是关机,打家里的电话,没人接听,一
    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

      我直接回到家,心情非常差,一个人躲在书房,虽然很热,但是连空调都忘
    了开。

      大约三、四点吧,我听到开门的声音,我彷彿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听见妻子
    一边换鞋,一边打着手机,声音不是很大,嘟嘟囔囔的不停地说「是」,还听到
    她说:「老公快回来了,要准备做饭了,先不聊了。」

      我悄悄的走到客厅,看到她神色慌张的拿着手机,我心里已经很明白了,所
    有的预料都是真的了。我说:「你是不是要把通话记录删掉啊?」

      「啊!」妻子突然看到我站在那里,神情更为紧张了,手机都差不多要掉了
    下来,「我……」妻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此时,我倒是有种谜底揭开的感觉,心里反倒踏实了,我转身坐在沙发上,
    心平气和的说:「你自己解释一下吧!」

      妻子快步走了过来,半跪在我的面前:「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想告诉你
    的,但是……」

      「但是什么?」我语气加重道:「你在外面有人了呗!」

      「嗯,我知道我错了。」妻子哀求道:「求你不要告诉家人,我再也不跟他
    联系了。」

      「那好,你自己说说吧,你们认识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

      「见过几次了?」

      「今天是第三次。」

      愤怒啊,竟然已经跟那个男人搞过两次了,我居然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我厉
    声说:「第三次?」

      「是的,我发誓,今天真的是第三次。」泪水在妻子的眼眶里打转,她望着
    我,我能感觉出她没有撒谎,或者说,妻子对我还不会撒谎。

      「他是干什么的,多大?」

      「他是个大学的老师,好像四十左右吧,」妻子咬了咬牙,吞吞吐吐地说了
    几个让我震惊的字:「他是个S。」

      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男人是个S,那我的妻子岂不是跟我
    一样,也是一个喜欢受虐的M吗?我简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是我现在不能愤
    怒,或者说压抑在心底的那个「绿帽」情结慢慢浮出水面,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个
    事实,可是,此时此刻我已经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

     〈着跪在我面前的妻子,我发现她早晨穿走的那双感肉丝不见了,於是问
    道:「你的丝袜呢?」

      「丝袜?」妻子自言自语地重複了一句,我看出她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她
    咬了咬嘴唇:「丝袜在我的下面……」

      「下面?」我冷不丁的也重複了一句,因为当时,我真的没意识到「下面」

      指的就是妻子的阴道。

      但妻子可能以为我是故意这么问她,於是站了起来,分开双腿,掀起裙子。

      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双丝袜的两根腿的部份,分别塞进了妻子的阴道
    和肛门,仅有脚掌那一截留在外面。

      说实话,我现在记不得当时说的什么了,只是让妻子去洗澡,赶快去洗澡,
    把自己洗乾净。接下来,就是听到卫生间里「哗哗」的淋浴声。

      那个时候,我是很矛盾的,一个是出於男人的尊严,一个来自於「绿帽」的
    诱惑。我心里极为複杂,我必须要在两者中作一个选择,而我的时间也很短暂,
    我一定得在妻子洗完澡前作出这个决定。

  • 杭州cdts美图|长沙伪娘变装|唯美爱情短文网提供杭州cd,杭州ts,杭州伪娘,杭州人妖,长沙ts,长沙伪娘,长沙变装,长沙人妖,服装搭配,感人短文,女装大佬,伪娘变装,变装伪街,等信息欢迎同好交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