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小说正文

有困难找情夫

  •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楣!怎么又是他,这已经是他大学毕业以来第n次碰到这种事了。

    倪均哀怨地看着人去楼空的办公室,墙上还喷着「欠债还钱」、「没良心」之类的红漆,看来应该是恶性倒闭,不然就是卷款潜逃。

    这个公司他才来上班一个多月,是当兵的同袍介绍的,专卖一种号称可以把坏菌全都过滤掉的净水器,一台要好几万,主要的推销对象是注重健康又舍得花钱的家庭主妇们。

    本来他都接到好几张订单了,也想可以好好赚上一笔,现在不但薪水没了,奖金更不用提了,一开始领的几千块车马费也早就消耗完毕了。

    之前也是这样,他待过期货金融公司,每天的工作就是和同事打屁,老板要他拿钱出来投资,他说没钱,就马上请他走人,这还不打紧,薪水一毛也拿不到,等于做白工。

    他还卖过国中课程的教学带,一样坑人,把员工当成冤大头;他也加人过打着减肥神速的健康食品直销公司,结果也只是专门吸金的老鼠会。

    总之,被骗多了,他也看得很开,无所谓,回去买份报纸,再出发啰!
    「倪均!」

    「干嘛?」他头也不抬地收拾自己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不过是几支笔和文具用品。

    「一起去吃个饭吧?」隔座的同事强民一副很哥儿们似地搭上他的肩。
    「不要!」

    「拜托!好歹我们也同事一个多月,现在又遇到这么衰的事情,不要这么没人情味嘛!」

    「我没钱啦!」倪均快要烦死了,哪有什么心情花钱吃饭,吃碗阳春面就不错了。

    「没钱?」强民却因此眼睛一亮,「你很缺钱吗?」

    倪均觉得这个人肯定脑袋有问题,「你很奇怪耶!工作没了,你不去担心你自己的前途,干嘛管我缺不缺钱用?」

    「同事一场嘛!我也是关心你才问的呀!」

    「谢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还有什么打算,「当然是找别的工作啊!」难道喝西北风吗?

    「那你想找哪一类的工作呢?」强民突然变得像是人力中介公司的顾问。
    「能赚钱的工作。」倪均摆明了不想再跟他废话。

    强民笑得贼兮兮,低声地说:「看在我们是好同事的份上,我就报一个好康的消息给你,我只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喔!」

    「什么?」

    他拿出一张黑色底的烫金豪华名片给倪均,「想不想兼差啊?到这里来找我吧!」

    「「天使」?什么鬼地方?」

    「一个保证让你赚大钱的地方!」

    五星级饭店中的法国餐厅包厢中,在国内以零售业起家的江代企业一家人,正在享用米其林三星主厨用心烹调出来的美味料理。

    这是他们家一个月一次的家庭聚餐,在座的除了江氏夫妇以及他们一双出色优秀的儿女外,还有未来的女婿游柏奇,食品界龙头老大游家的唯一接过人。
    这样因利益而结合的婚姻,在商场上比比皆是,不足为奇,更何况两位当事人似乎也很满意如此的安排,他们之间也许是没有爱情的催化,但两家的结合可以带来更多的财富、更响亮的名声,真正的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绝对没有谁占了谁的便宜,谁又高攀了谁这样的疑虑,对他们来说,这些实质的收获比起那些抽象的东西来得有意义多了。

    「柏奇,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忙?」江父问道。

    「谢谢伯父的关心,我还应付得来,你们别担心,我一定会给静夏一个最美丽难忘的婚礼。」游柏奇十分有礼地说。

    女主角江静夏只是给了他一个浅浅的微笑,什么都没说,安静优雅地吃着法式明虾。

    「静夏,你也说句话啊!」江夫人企图热络一下餐桌上的气氛,这么礼貌冷淡,一点都不像即将步入礼堂的情侣。

    「妈,我完全相信柏奇的能力,我相信他会办一场完美的婚礼,」她看了他一眼,笑道:「我尊重他的意见。」

    「谢谢妳,静夏。」

    「是我对你过意不去,我刚刚才接手副总的职务,工作方面还不是那么上手,实在没有多余时间替你分劳。」她还是这么的不疾不徐,温婉地说着。

    「别这么担心,以后有的是时间。…」他也回她一笑,语气更是体贴温柔。
    「嗯!」

    这么好的女婿,对江氏这对准岳父母来说真的是越看越满意,赞赏着没有挑错人。

    午餐过后,游柏奇甚为抱歉的表示,下午要和几位韩国来的重要客户打高尔夫球,不能陪两位老人家出席慈善音乐会。

    江静夏也说要回去整理新房子,那是她哥哥江玮中送的结婚礼物。

    这一对礼貌到做作的未婚夫妻在饭店门口蜻蜓点水地亲亲脸颊道别,然后各自开着自己的名车离开。

    其实江静夏哪里也没去,她只是开着车漫无目的地乱晃兜风,那是她枯燥乏味的人生中唯一的一点小乐趣。

    像她这样的女人,一切都是不自由的,从她一生下来,念什么学校、和什么人交朋友、甚至要嫁给什么人,都是她的父母一手安排好的。

    她痛恨这种没有自主权的生活,好象她只是个脑袋空空的洋娃娃任人操弄摆布,偏偏这个掌握、支配她人生的人就是她的父亲,就算将来结了婚,她还是无法脱离,因为两家只会有更密切的商业合作,而她注定要在这个所谓的上流社会继续扮演她富家千金、豪门少奶奶的角色。

    改变,对她来说不一定是好事,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苦的她,已经习惯了做一个金枝玉叶的大小姐,所以她只能给自己找点小刺激,当她觉得烦躁的时候,例如现在。

    如果她没有猜错,游柏奇根本不是陪客户去打小白球,他对事业没那么热中,他应该是去找最新一任的情妇逍遥去了。

    不过她可不会傻傻地去找他理论,反正她也不是很在乎,这只不过是一椿有利双方的政治婚姻罢了。

    对于爱情,她早就不奢望了,况且男人是世界上最不能相信的动物。

    在一个几乎呈九十度直角的过弯处,她正打算好好发挥她的百万名车的实力,正要加速过弯,车子却「砰」地一声,她速速停下车子。

    出了什么事?江静夏下车查看,原来是左后轮爆胎,她拿出手机想找车厂的服务人员,才发现手机早就没电了。

    这下可好,她被困在一个不知名的山坡上,手机又没电,脚上穿的是gucci的细跟高跟鞋,难道要她这样走下山去求救?还是天要亡她?

    她站在车子旁边瞪着无缘无故罢工的爆胎生闷气。这辆车买还不到一年,花了她两百多万,据说是最耐用的车款,怎么说爆胎就爆胎呢?

    这时,倪均刚好骑着机车经过。他现在在pizza店打工,就是那个什么爸爸饿、大家也都饿了的那一家。

    「小姐,需要帮忙吗?」他停下机车,好心地问。助人为快乐之本嘛!
    江静夏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选择别开头,不理他。

    「小姐,我在跟妳说话,你听到了吗?」

    她仍是无动于衷。

    「小姐!」他索性停下车,整个人逼近她的面前。

    「做什么?」她本能地后退一步,警戒地看着他。四下无人,还是小心为上。
    「妳会讲话嘛!我还以为是妳是聋哑人士哩!」他不是故意糗她,只是刚好想到,就脱口而出了。

    「你说什么?」江静夏只觉得他很没礼貌,却没注意到自己的态度和口气也很差。

    「妳的车子后轮爆胎了。」很明显,他想不看到都不行。

    「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你确定?」

    「非常确定。」

    这位小姐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她如果不是太愤世嫉俗,就是对自己太有自信,可惜这两者她都用错了时候,现在逞强只会让她显得骄傲自大,而且愚蠢。
    「这里附近可没有公用电话,最近的一户人家要骑车十分钟才到得了……」这里是市郊的高级住宅区,深宅大院的,也不一定有人肯伸出援手,再说……他瞄了瞄她脚上的鞋子,「你用定的话,大概要……一个小时喔!」

    江静夏觉得自己的头顶在冒烟了。平常只有她训人的份,这个毛头小子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

    「小朋友……」

    「我已经成年了!」倪均严正抗议。他最讨厌别人把他当作小孩,娃娃脸对男人来说一点也不吃香。

    「好吧!同学……」

    「我也毕业很久了!」他也不喜欢被当作大学生,他都服完兵役了,看起来有那么幼稚吗?他以为自己看起来「应该」很有男子气概。

    「pizza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帮助,我的问题我自己会想办法,谢谢!」她不留余地地说。

    「小姐,你真是不识好人心耶!我是看妳……」

    「我很好!」她打断他,「我一点事都没有,你可以走了,ok?」

    倪均觉得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现在是治安很坏、社会很乱没错,但也没有必要把每个陌生人都当坏人看吧!

    算了!他也不想当滥好人,所以很干脆地骑上机车走人,连说再见都省下了。
    江静夏看他真的走了,不免又懊恼起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逞什么强、拿什么翘,发什么大小姐脾气嘛!

    「我在搞什么啊……」

    天色越来越暗了,这里又是这么偏僻的荒郊野外,会不会突然冒出什么歹徒来劫财劫色……天啊!她真的快要疯了!

    大概过了有一辈子那么久,其实应该只有五分钟,她又听到小机车的引擎声,然后看到那张略带稚气的俊秀脸庞。

    「你……」

  • 杭州cdts美图|长沙伪娘变装|唯美爱情短文网提供杭州cd,杭州ts,杭州伪娘,杭州人妖,长沙ts,长沙伪娘,长沙变装,长沙人妖,服装搭配,感人短文,女装大佬,伪娘变装,变装伪街,等信息欢迎同好交流

    评论